关于电梯的鬼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1-31 14:14 阅读:
  楔子   凌晨一点,整个小区悄无声息。李铭站在电梯口,左边的电梯和他走前一样,还停在17楼,那个寡妇所在的楼层。   李铭按了向上的按钮,停在17楼的那个电梯开始往下走,不一会儿,走廊的灯亮了,然后电梯门缓缓打开了。   三秒钟之后,李铭发出了一声无法抑制的惨叫:“啊!”   一、命案   黄小石一边刷着趾甲,一边看着电视新闻。新闻里,主持人正在报道小区里的死人案件。   警察已经介入调查,并带走目击者李铭去协助调查。   黄小石认识李铭,也认识死者连素。连素是个二流子,每天穿着花裤子,吊儿郎当的,不务正业。   他曾经骚扰过黄小石,问她愿不愿意做保姆,二十四小时的那种,黄小石当时白了他一眼,直接关上了门。   而李铭住在连素楼上,两个人曾因空调机位吵过架。   听说警方调查发现,连素死之前里进过贼,也不知被偷了啥好东西。   黄小石看了一眼手机,那家伙一点消息都没有,也不知道去哪里玩了。她心情烦躁,想出门走走,刚走到电梯门口,那个鲜红的17便映入眼帘。   连素便是死在这部电梯里!   17楼住着一个寡妇,带着孩子和婆婆一起生活,不过听说寡妇在外面有野男人,把婆婆活活给气死了。黄小石叹了一口气,说起来,他们这栋楼,似乎从上到下住着的都是怪物。   27楼的李铭被带走了,26楼的连素死了,17楼的老太婆归西了,剩下这个带着小孩的寡妇,可能也快和外面的野男人跑了。   还有黄小石自己,住在10楼,天天一边等着金主临幸,一边盯着男朋友,怕他在外面找情人   出去走走的心情完全没有了,黄小石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二、暗袭   陈生是个生意人,平时带着金丝边眼镜,看起来温文尔雅。要不是那天发现黄小石背着自己在外面还有男人,他也不会这样跟踪人,甚至还出手打了人。   他有家室,黄小石是他的情人,他喜欢黄小石的年轻活力,跟她在一起,感觉自己也变年轻了。   可是,那天,他无意中看到她的微信,发现她居然拿着自己的钱,在外面养了一个小白脸!这让陈生愤怒至极。   发现黄小石奸情的那天,他到偏远的五金店,买了一把榔头。然后一直等到晚上十点,驱车到了黄小石的住处。   电梯从17层下来,一个女人牵着一个瘦小的孩子出了电梯。陈生闪身进去,到了11楼,蹲守在拐角口。   没过多久,他就听见10楼有响动声传来。陈生探头往外看,一个瘦高个的男人正站在黄小石的门口!陈生赶紧缩回脑袋,屏息凝神,捏紧了榔头。   五分钟后,那个瘦高个的男人站在了电梯口等电梯,就在他点了烟准备进去的瞬间,陈生一个健步冲了过去,高高举起了榔头……   自从情人连素死后,邱瓷的天也算塌了。婚后,丈夫和她之间嫌隙渐生,到后来,丈夫常年外出,逐渐连音信也没有了。   再后来,便传来了丈夫死亡的消息。邱瓷觉得自己的人生彻底黑了下来,连素便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抚慰她,帮助她,她便死心塌地地爱上了他。   寡妇门前是非多,没过多久,邱瓷便明显感到别人看她的目光都不一样了,婆婆更是天天骂她找野男人。   就连儿子王小满也变得更加沉默,脸上时不时还带着奇怪的伤。   那天回来,王小满没吃饭,也没打招呼,自己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邱瓷详细询问过才知道,这一次,儿子被欺负得极狠。   她连夜把连素叫起来陪着往医院赶,后来结果出来,儿子内脏轻微受损,必须休学调养。   邱瓷去学校讨公道,校方息事宁人,轻描淡写地让带头的几个孩子出来道了个歉,言语中尽是轻慢。   那群人中便有李铭的儿子,李小全。   连素知道这件事后,找到李铭,将他堵在大门口一直骂到全身渗出冷汗。接着,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冲进学校找到李小全,当着老师的面,踢了李小全两脚,直到警察来了把他带走时,他嘴里还不干不净地叫骂着。   最后是邱瓷去警局把人领回来的。一路上低着脑袋,像做错事的孩子般一言不发。   直到邱瓷滴下眼泪,哽咽着问:“你要是出了事,我该怎么办?”   连素才讷讷地开口:“我不能让人家欺负咱孩子。”   邱瓷哭得更狠了,缩着肩膀,几乎说不出话。她以为自己的幸福来了,老天开眼了。可没想到一个月后,连素就这么死了。   邱瓷在床上躺了两天,婆婆和前夫的遗像挂在外面的客厅,冷冷地看着这个家。   儿子还在隔壁做着作业,五点了,该做饭了。邱瓷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她恍惚着出去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脸色凝重的男人。   “您好,请问是邱瓷吗?”   “是……”   男人亮出证件,是市公安局的。   “我姓张,关于连素的死,我们想请您协助调查。”   三、吓破胆   赵磊这两天都没敢去找黄小石,他躲在自己的出租屋里,成宿成宿地做恶梦。   黄小石的电话倒是没断过,可他都没接。毒瘾啃食着赵磊的身体,而恐惧则侵袭了他的灵魂。   老实说,他没想到连素会死。黄小石跟他提起过连素,语气里透着厌恶和嫌弃,他也只是一时逞能,想要在这个女人面前表现一下,顺便坑点钱过来,这才对连素下了手。   那天晚上,赵磊守在17楼。没多久,连素从寡妇邱瓷家里出来,一边哼着歌,一边咂吧着嘴。   赵磊没想对连素下狠手,所以只是戴着头套从后面跳出来,趁连素不备,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赵磊比连素矮,所以一拳下去后,连素只是弯了下腰。赵磊没给他反应的机会,赶紧又补了两拳,紧接着一把推开连素,冲进电梯里。   连素的咆哮被阻绝在电梯门外,赵磊拼命摁关门键,电梯缓缓地降下,看着数字的变化,他这才长长地叹出一口气。那电梯在17层停了会儿,又继续往下。   赵磊回到家后跟黄小石打了个电话,极尽所能地夸大了自己的能耐。黄小石一高兴,又往他卡上打了一笔钱。   赵磊在家里窝了两天,等清醒后再去找黄小石时,黄小石告知他,连素死了,死在了那部电梯里。   赵磊当时就吓坏了,接下来,黄小石说的什么,他都没有听到。   四、过敏   问了一夜话后,李铭被放回了家。他倦怠地躺在沙发上抽着烟。儿子在自己的房间里,灯还亮着。   离开时,警方的眼神让他浑身难受。但更糟的是,他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自己弄死了连素。   在连素去学校找儿子的麻烦之后,李铭制定了一个计划。   他打听到了连素的私人信息,找到他常去的那家医院。他甚至花钱雇了个小偷,让他悄悄进了连素家,偷走了连素放在床头柜里的病历卡。   连素有严重的过敏症,别说吃,连闻到奶酪的味儿都觉得难受。要整他,太容易了。   李铭只想教训一下连素,根本没想杀他。他特地跑到城市的另一头,买了两小块奶酪,捣碎了,放在了儿子的餐盒里。   而自从上次,王小满被打之后,连素每天都会到学校盯着王小满吃东西。
 
   李铭看着儿子被打出包的脑袋,叮嘱他到学校后,把奶酪给拌了,然后和寡妇的儿子分着吃。   儿子很不不情愿,李铭也没说什么,只是板着脸教训他,要和同学和解。   之后便是第二天晚上十点,李铭回家,亲眼看到连素死在电梯里——他没有外伤,可脸却浮肿!   李铭想起了自己给儿子的那一小包奶酪……过敏,食道肿胀压迫气管……他不敢想下去了。   警方告诉他,连素的死因很复杂,法医还在检验。不过他和连素之间的恩怨倒是十分明朗。   李铭抬头看着儿子的房间,半晌后,他走过去,敲开了门。   “儿子,今天那个疯子来了没?”他蹲在儿子身前。   儿子看着他,点点头。李铭更紧张了:“儿子,你今天和王小满……怎么样?”   “还好啊,谁也不搭理谁。”   “你和他,分东西吃没?”   儿子没有说话,就在他的心脏提到嗓子眼时,儿子终于摇了摇头,哇一声哭出来:“我怕你生气,没敢说,那袋奶酪我弄丢了。”   李铭一怔,蒙了,难道连素不是因为过敏死的?   五、敲诈   黄小石到了陈生家楼下。她一直遵守两人之间的默契,没有出现在他家的附近。可这一次,黄小石憋不住了。   陈生磨蹭了好久才下楼见她,他蓬头垢面,佝偻着背,丝毫没有平日里的潇洒。   黄小石和他在咖啡厅见的面,她开门见山道:“我不玩了,给我五十万,我自动消失。”   陈生冷笑:“凭什么?”   黄小石怔了,嗓门一下高了起来:“我们那栋楼死人了!”   陈生的脸扭曲了下,黄小石压低了声音,笑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陈生看了黄小石片刻,松了口气:“行,你跟我过来。”   两天前,就在电视里播放凶案新闻时,警察上了陈生家。他老婆不在,那警察就在门口看了圈,接着开门见山。   “陈先生,我们现在怀疑你和死者有关,希望您配合调查。”   陈生的头一下大了,那天晚上,他确实把榔头敲在了那个人的脑袋上,可他也清楚地记得,他的力道并不大,那人进电梯后,摇晃了片刻,却还站着。     他怎么就死了呢?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陈生。   警方还在紧锣密鼓地找证据,而他,则是第一嫌疑对象。监控录像里的身影,让他无法否认在案发当晚,自己出现过的事实。   而老婆在知道事情的原委后,已经收拾东西回了娘家。短短两天内,陈生变得一无所有,而这一切,都拜面前这个女人所赐。   陈生看着黄小石的背影,轻轻关上了大门。   六、意料之外   李警官心情复杂地看着那部从17楼下来的电梯。他的身边站着两个老太太,佝偻着腰,指着那电梯窃窃私语,说肯定是连素阴魂不散,还想缠着17楼的孤儿寡母,所以每天电梯都会自己停在17楼。   李警官手里拿着连素的尸检报告。他之前已经来过一次17楼,也见过一次邱瓷和她儿子。   在这起事件的所有相关人员中,只有邱瓷说连素是个好人,包括她那个半大的儿子,也对连素缄默不语。   李警官在脑子里快速地过了一遍事情的始末。李铭和连素起过争执,并雇人到连素家里行窃;连素死在了电梯里,是李铭第一个发现并报警。   与此同时,黄小石的男友郑磊为黄小石出头,打了连素。而黄小石的金主陈生,也阴差阳错将连素认成郑磊,从而用榔头敲了连素的脑袋。   尸检报告里写明了连素身上的一切伤源,然而导致他死亡的原因却是食物过敏。   李警官有些糊涂了,他乘着电梯上楼,按下门铃。过了一会儿,王小满出现在门口。   他仰头看着李警官,李警官也看着他,片刻后,李警官蹲下身:“小满你好,我又来了。”   李警官顿了顿,继续道:“我听你的同学们说,那天你和连素叔叔一起吃了午饭,你还记得你们吃了什么吗?”   那一瞬间,李警官看见王小满的瞳孔缩紧了,他的心底蔓延出一种无法言喻的苍凉。   王小满不喜欢连素,甚至可以说,他恨连素。他和李铭的儿子打架,也是因为那家伙说,连素是他的后爸。   如果没有连素,他和妈妈可以过得更好,不会有那么多人戳着他的脊梁骨骂他,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背地里偷偷说妈妈的闲话。   如果没有连素,也许那个恶毒的奶奶也会对他好一些。   这一切,都是因为有连素这个家伙的存在。王小满恨不得要连素死。   连素有乳制品过敏症,所以家里根本见不到这种东西,王小满也不知道去哪儿弄。可那天,李胖子带了一袋乳酪过来。之前连素说过,要来学校和他一起吃午饭。   那袋乳酪就像个诅咒一样,牢牢地吸引住了王小满的注意,等他反应过来时,那袋乳酪已经到他手里了。   而此刻,他和那袋乳酪一样,被眼前的警察紧紧地抓住了。王小满看着李警官,片刻后,啜泣出声。   七、错杀   陈生气喘吁吁地抬起头。家里电视声开得极大,盖住了刚才黄小石的呼救。   这个臭婊子,在外面养汉子,害得他妻离子散,还敢跟自己要钱,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新闻滚动播报着那桩凶杀,陈生给自己点了根烟,坐在地板上一边喘气一边抽着。   死在电梯里的那家伙身上有伤,最重的就是脑袋上那一下。李警官没告诉他最终结果,他也能自己猜个大概。反正不是脾脏出血就是颅内出血,自己怎么都躲不过去。   躲不过去,也要拉个人垫背,至少不能让她把自己给供出去。   陈生踹了黄小石的尸体一脚,烟雾寥寥升起,陈生的心稍微安定下来。他透过烟雾盯着电视,里面传来呆板的声音。   最新进展,据警方透露,死者系乳制品过敏导致的休克性死亡,凶案嫌疑人已浮出水面,系死者生前女友之子,后续报道将继续为您跟进……     烟灰掉下来,落在陈生指尖上,很烫。   过敏?陈生回忆着那天晚上的画面,男人被他敲了头之后,晃晃悠悠地捂着喉咙摔进了电梯,电梯的门关上,他没看到任何血迹——那家伙当时已经不行了?   陈生哆嗦起来,他想起那部总停在17楼的电梯,忽然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大而可笑的循环。   他为了掩盖事实杀了人,可现在正是因为杀了人才事实浮出水面……   门铃响了,陈生惊呼一声,紧接着,屋外传来李警官的声音。   “请开门,我是李警官,请配合调查。”   就在来之前,李警官亲自乘了那趟电梯。电梯从17楼上来,又带他下去,中途进来了个电工打扮的人。   李警官在电梯落地的那一刻,问出了一直以来的那个疑问:“为什么电梯会一直停在17楼呢?”   电工看了他一眼:“楼这么高,要是每次都从一楼上去,开发商多费钱?当然是停在最中间要便宜得多了。18层难听,16层低了,当然得停在17楼了。”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