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医院鬼

医院鬼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1-31 14:12 阅读:
  1、午夜护士   午夜的医院寂静无声,护士小静第一次值夜班,心里总觉得毛毛的。   这时走廊尽头传来了“笃……笃……笃”的声音,在此刻显得格外响亮,听着脚步声逐渐靠近,小静脑海里满是恐怖片中的场景。   好在柜台地上露出清晰的影子,小静才把悬着心的心放了下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大概二十多岁,苍白的肌肤,双手戴着一对红色的手镯。   小静不禁有点恍惚,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找……张医生。”   “原来你找张医生呀,他的办公室就在走廊尽头”   “谢谢你,可是……”已经知道了要找的人在哪儿,女人却显得有些犹豫。   “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不……不是,只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   “真的?你真的愿意帮我?”   “嗯。”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将将双手搭了小静在肩头,小静只觉得一阵冰凉的感觉透过护士服由肩膀窜至全身,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张医生正在办公室里,听到“笃……笃……笃”的敲门声,抬头一看原来是护士小静。   “小静?这么晚了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只是想跟张医生聊会儿天。”   “那你说,咱们聊点什么呢?”   小静绕到了张医生的背后,手有意无意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不如,我们就聊聊爱情吧?张医生,你觉得爱情应该是怎样的?”   “我觉得爱情应该是纯洁无暇的,不为名利金钱所改变,每个人都应该这样做的。”   “每个人?包括张医生你?”   “呵呵……那当然。”   “可是……你确定自己就是那样做的?张医生,你觉得你是那种为了名利金钱背弃爱情的人吗?”   “我当然不是那种人。”   “张医生……撒谎可不好哦。”   张医生觉得今晚小静有点阴沉,说话阴阳怪气的。   “如果张医生你为了钱,抛弃了一个很爱她女人,后来女人为此死掉了,你觉得你应该付出什么代价?”   “那我应该……应该……应……你说说我该付出什么代价?”   “你应该……死。”   小静从背后用纤细双手掐住了张医生的脖子,带着强烈怨恨之气慢慢的收紧,张医生感觉呼吸一点一点点的困难。   “呃……呃……呃……”张医生喉咙里发出难听的声响。   “你知道我有多爱她?你却抢走了她,最后又把她抛弃了,是你……是你害死了她!”   小静的双手继续用力着,不给张医生丝毫的喘息空间,张医生最后无力的垂下双手,双目圆瞪,死了。   小静看着被掐死的张医生,笑着走出了张医生的办公室。   休息室里,女人望着躺在床上还未清醒的小静,“小妹妹,谢谢你帮我这个忙,我也没什么好报答你的,这对手镯就算我的小小心意,祝你幸福。”   女人将手镯轻缓的塞进了小静的枕头底,然后转身离开。   小静是在骚动声中醒来的,只见警察正跟护士匆忙的跑进跑出,似乎是出了什么事,小静拉住了一个经过的护士。   “请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哦,你还不知道吧?张医生死啦!”   “你说张医生死啦?”   “是呀,听说是被人掐死的。”   小静望着张医生的办公室,好像触碰到了某条敏感的神经,随即投入一天忙碌的工作中。   忙了一天的小静回到休息室,刚一躺下就感觉被什么咯了一下,她轻轻挪开枕头,底下是一对红色的手镯。
 
   2、诊所惊魂夜   小静是Y市医学院护士专业毕业的学生,毕业后去应聘了一小医院工作,但是由于在这家医院没有做上护士的工作,干了一个月不到就不干了,跳槽到诊所去上班。   小静来到了Y市一家远离闹市区的一个小诊所,规模不太大,静点和卖药于一体的诊所。当小静到这家诊所的时候什么也不懂,各种药的摆放位置和价格也不熟悉,同事之间也不认识,后来慢慢的,大家全熟了,对诊所的业务也是了如指掌了。   小小的诊所里除了老板以外,有三个大夫和三个护士和一个小店长这么七个人,三个大夫就比较年长,和小静住同一个宿舍的有小兰和小红,虽然小兰和小红早 就被老板调到其他的药店去上班了,但是对诊所的事情和其他人员也都很熟悉,这个规模稍大一点的诊所可以说是老板的旗舰店吧,新招来的员工都要先在这里熟悉 业务的。   有一天晚上大家都下班回到了宿舍,睡觉之前,小静小兰和小红睡不着在宿舍里聊天,谈到了诊所里谁的工龄最长,谁对诊所了解的事情比较多,小静是新来的 肯定不知道了,就听小兰讲,小兰说:诊所里郝大夫的时间最长了,我在诊所的时候总听郝大夫给我讲一些过去这里发生的事情,有一件事很吓人,可能你们别人都 不知道,我给你俩讲讲啊。郝大夫说她刚来这个诊所上班那年是2005年的6月份,到8月份的时候诊所里新来应聘的一个小护士叫宋玲,年纪不大好像是哪个卫 校毕业的学生吧,刚来对这里的一切业务也是不熟悉,输液的活做的也不好,没什么经验。一天,诊所里来了一位老大爷患者,这老大爷是心梗病人年龄很大了应该 有70多岁了,好像是在医院做完手术了来诊所打打消炎针和营养针吧,一开始的两天输液都很正常,老大爷第三天来输液他的儿子带他来的,当时诊所里的其他护 士都休班了,就剩下宋玲和郝大夫还有店长了,老大爷今天打的还是每天的药,老大爷的儿子突然接个电话匆匆忙忙就出去了,嘱咐店长照顾他爸一会就回来。大家 都在忙自己手里的事情,宋玲就给老大爷的手上打上了针,宋玲看一切都正常了才离开到楼下去理货,楼下是卖药,输液室在二楼。   不一会听到楼上传来老大爷在说话声音:“你别碰它,你这个老不死的!你给我走开!“   宋玲很纳闷老头骂谁呢这是?宋玲没有理会,等宋玲把货理的差不多了,想上楼看看大爷的吊瓶里还有多些药了,走到楼上,宋玲在门口看药还有一半那么多, 心想怎么打这么半天才打一半呢?宋玲再把视线移到茂菲试管(看滴速那个粗的滴管)看里面已经不滴液了,再看调速滑轮已经调到了最大速度,宋玲觉得很奇怪, 难道大爷自己把它调快了?但是怎么茂菲试管里不滴了呢?大爷背对门口一动不动,宋玲想走到大爷的正面看看,结果一声惊叫啊!~~~瘫坐在地上,大爷翻翻着 白眼仁,黑眼仁在上面,那张枯老干抽的嘴包着牙张开着像个窟窿,脸已经凹旋进去了,大爷。。。死了!!!宋玲的惊叫把楼下的店长和郝大夫吸引了上来,大家 都被这一幕吓呆了。   之后老大爷的儿子回来了知道老爸死了,也把诊所一顿闹,要求诊所倍偿一定补偿费,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宋玲打完针检查一切正常才离开的,但是大爷的儿子就埋怨诊所护理病人不妥善,造成病人死亡的,真是没办法,宋玲也是够点背的了。   后来警察来了,来调查情况,要求看看监控录像,询问一下老头临死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宋玲说一切都很正常啊,我给他打完针,我就出来了,而且我是 检查好输液情况都正常才离开的,老大爷还躺在床上看电视呢。啊!对了,宋玲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我离开输液室下来整理药的时候听见老大爷在楼上说话,我以 为他自然自语呢我也没太理会。”警察问宋玲:“老大爷说的什么你还能不能想起来?”宋玲说:“好像是说什么你别碰它,老不死的,走开。就是这句。”警察: “你确定不是电视里发出的声音吗?”宋玲说:“肯定不是!”   警察A看着监控录像喊到:“徐队,有情况!你看!“   这时警察们在观察着监控录像,但是诊所里的监控录像有两处有,一楼一个二楼一个,二楼的监控摄像头是安装在一上楼梯走廊的墙头上,能看到整个走廊的人员出入。   监控里看到宋玲给老大爷打完针,从房间里走出来走到楼梯口的视频,之后又过了3分钟,发现了一个穿着一身白色大褂衣服的老太太戴着~#白色的装老帽 子!!从楼梯口走到输液室的屋里,不对,那不是走,那两条腿根本就没动,那是漂过去的。当看到这段视频之后,警察也是一身冷汗,也都被吓的脸色煞白。   之后警察问老大爷的儿子:“你母亲是不是先去世的?““是的”“那我向你描述一下情况,当时护士给大爷打完针下楼之后不久听到大爷在楼上说话,说你别 碰它,老不死的,你给我走开。然后再加上监控录像拍到的画面,我想是你母亲来过,是想把你爸爸接到下边去吧,虽然这个推测很愚蠢,但是没有比这个情况更符 合案情了,尸检报告也是说大爷的死因是因为心率加速导致心梗复发急猝死的,并非其他故障原因。”   小兰:“你俩说这个事是不是很恐怖啊?矮油!?幸好我现在调到别的药店去了。“   小静:“小兰你真坏,你明知道我天天总店上班你还讲鬼故事吓唬我。“   小兰:“诶??这可不是鬼故事!这~~是~~事~~实~~哦!!“   小静:“去死啦,我才不信呢!“   小兰:“信不信由你哦,顺便提醒你一句,晚上如果一个人值班的话,你最好不要去二楼输液室,那里很不干净的!!!“   小静:“哎呀,,去死,,去死,,睡觉了!不跟你俩扯了!“   小红:“我也睡了,反正我也不在总店上班。”   第二天,小静是晚班,要晚上10点半才下班。小静这天中午一来,就偷偷的问郝大夫:“郝姐,郝姐,我问你个事呗,但是你要如实的告诉我哦。”   郝大夫:“什么事啊?这么神秘?你这小鬼头,说吧。“   小静:“郝姐,2005年的时候,这里死去那个老大爷。。。“   啪!~~~的一声,郝姐拍了一下桌子,脸色立刻就严肃了起来。   郝姐:“停,你从哪听来的这件事?还有啊,我告诉你,以后这件事不准再提了,是真的也好是假的也好,如果要是让老板听到,不但会让你滚蛋,更得让我滚蛋!“   小静:“哦,郝姐,我知道了,我再也不提了!“   这一天,小静每当去二楼走廊走到输液室的时候都得拽着小谢(另一个小护士)一起进出输液室,人就是这样,当你不知道某个地方死过人的时候什么感觉也没有,当你知道了经常呆着的地方曾经死过人,那心里就犯嘀咕,有种坐立不安的忐忑感!这不,小静这一天过的跟做贼似的。   到了晚上9点半了,早班的护士们都下班了,而小静还得再呆一个小时才能下班,眼看着别的同事一个个都拎包走了,小静更加的坐立不安害怕起来,还好店长 李大美女还在,还没走,就剩她们两个人了,来输液的患者也都打完静点都走了,可二楼的输液室还没收拾卫生,小静趁店长还没走,赶紧硬着头皮,用2分钟就把 输液室收拾完了,把灯一关马上跑了下来。   店长:“小静,你干什么呢?那么着急?你慢点,别摔个吃屎,离下班还有1小时呢,你这么急能下班是怎么的?“   小静:“李大美女,我这不是着急下来陪你么!“   店长:“陪我?陪不了了,我马上就得先走了,我男朋友今晚接我去吃饭去,这都已经晚了,不好意思了小静。“   小静:“不~~是~~吧?留我自己在这啊?”   就看小静那脸剌剌的,那嘴咧的,就好像让她守太平间一样!   店长:“你不会是害怕吧?这么多天你也没这样过啊,看你那脸色,这又不是殡仪馆,你怕什么怕?”   小静:“哎呀,好啦好啦,你别说了,快去吧!今晚真够倒霉的,怎么就今天全都走这么早啊?还好我把二楼已经打扫完了。”   之后店长的男朋友来了在诊所的门口等着李大美女在屋里收拾她那些破烂,然后看着店长离开的脚步我紧忙跟着出去了。   店长:“怎么还要目送我啊?就这么舍不得啊?”   小静:“嘿嘿,店长么,我得送送!”   店长的男朋友:“李店长,你这店长是怎么当的啊?”   店长:“我又怎么了?”   店长的男朋友:“你看小静多会来事还说出来送送你,那屋里那位大妈就这么不拿你当回事啊?”   小静:“屋里那位大妈????啊~~~~!!”   小静当时喊了一声海豚音,就吓哭了。   店长的男朋友:“哈哈哈哈!~~小静,看你这胆小的样,我逗你呢!哈哈哈!~~”   店长:“哎呀,老公你真坏,你把我都吓到了!   小静:“你怎么这么坏啊??讨厌死了,你们快走吧!“   店长:“走了啊,小静!一会差不多就关门吧!“   这时候,小静哪敢进屋啊?在门外望着空荡荡的屋里,不是说屋里什么也没有,空荡荡是指屋里连个鬼影也没有,除了柜台就是药。在外面冻的哆了哆嗦的小静 受不了了,这也太冷了,就进屋了。看看墙壁上的钟,才9点50,小静心里想:妈的,怎么时间过这么慢?这该死的小兰没事给我讲什么鬼故事!   此时屋里非常的安静,只能听见门口偶尔驶过的车辆的声音,外面黑黑的,路灯的灯光那么暗还不如关了呢,手机屏幕都比那亮。小静寻思用手机上QQ找人聊 聊天放音乐听听有点声音或许能缓解缓解恐惧,于是掏出她那iphone版山寨苹果4S,一划屏解锁,先把QQ登上了,然后打开音乐播放器,也不知道修手机 那给她下了一些什么破歌,打开就播放了第一首陈楚生的《自由幻想》,也没听过,反正这时候有音乐就行啊,然后又切换到QQ,就听《自由幻想》的前奏怎么这 么配合这屋里的气氛呢,马上又切回音乐播放器,不料,手机卡住了,怎么划屏都没反应了,什么破手机啊,山寨货就是不行都修一次了,这手机真是越修毛病越 多,这破歌的前奏还卡这了,不断的重复:嗯~~~哼!嗯~~~哼!真他妈吓人,什么破歌这是?一气之下把电池抠下来了。然后又按上了,准备开机,可是怎么 按开机钮都不亮,小静就拿着手机又拍又打的。   “叮~~呤~~噔!!!”一声响把小静吓了一跳,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原来是墙上那个破他妈电子时钟报时了:“现在时刻,晚上10点整!”小静叨咕 着:“10点就10点呗,你他妈非得叮呤噔的说出来?吓死你亲娘四舅奶奶了。”小静接着拍打着手机,又重安一下电池,这回开开机了。   嗵!~~的一声,门开了,给小静吓的手机都撇了。一个男的进来了:“咳~~咳~~,有没有治咳嗽好使点的药,都咳嗽一天了”原来是来买药的,小静把手机捡起来,过去给他拿了几样药,磨叽了半天,最后这个人买了甘草片和咳必清就走了。   小静又坐回到柜台里面的椅子上开始听歌,聊QQ,嘀嘀嘀嘀~~!QQ消息响了,来个说话的,看看是谁,原来是筱睿:“静静,干嘛呢?还没下班啊?”回 复:“快了,马上了,好害怕,诊所里就我一个人了。”“怕什么啊?我陪你聊天你就不怕了。”“谢谢啊!不过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准备收拾一下了。”一阵风把 大门吹开了,阴风阵阵,冷冷的风灌了进来,小静从柜台里面出来,把门关上了。   时间快到10点半了,小静准备收拾收拾要下班了,到里面那个柜台下面包和衣服都放在那里,小静埋下身体去翻衣服和包,一起身“啊!~~~”小静又被吓的叫了一声,一个老头就站在柜台前面,“大…大爷,您买什么药啊?怎么进来连个声音都没有啊?”   大爷:“姑娘,我不买药,我是来找人的!”   小静:“大爷,这就我一个人了,都下班了,我看您还是回去吧,我马上也要下班走了。”   大爷:“姑娘,我老伴儿刚进来!她应该是上二楼了。“   小静懵了:“你…你…你老伴??刚才没有人进来啊。”   大爷:“哦!因为你看不到她,她是鬼…!”   这时从二楼传来关门开门的声音,小静疯了似的从柜台往出跑,跑到上楼梯口的时候,那个老太太就出现在她的眼前,狰狞的面孔,眼球是白色的,没有黑眼仁,带个白色装老帽子,咧着嘴直直的瞪着小静。小静啊~~~的一声吓倒在地上!   当小静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了,旁边有诊所的老板、店长、小谢、大夫们都在这里,但是小静已经受到了精神上的刺激,看到谁都害怕,只要是有陌生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的腿就一个劲的蹬,手一个劲的扑了。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