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开心咋都好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12-26 06:35 阅读:

  只要开心咋都好

  吃了早饭,看天气很好,我提议:“坏蛋,我们去爬木兰山吧!”

  车下岳家嘴高架,进入武汉大道主路,就见最左边行车道路面贴有一个军运会logo,我知道,这是军运会专用通道。前天从江夏回武昌,我就见识了武汉司机们的文明程度。我跟当家的说:“我听话,不占用‘军运会专用通道’,就算我给军运会做贡献了。”

  她表扬我:“好人!”

  经过二桥的武汉大道,啥时候车流量都是比较大的,看眼下,双向最左边车道,“百里挑一”,或“几百里挑一”,只偶尔有独行者,享受那前后都看不到头的空旷,每有这样车从左边驰过,我几乎都要在心里骂声:“妈妈的脚,你是要赶去投胎不是?”特别是见一辆脏兮兮的灰色面包车也超然而过时,我很恼火,恨不得要这些不争气的车和人都全部报废了才好。

  “那就导航吧!”因为去木兰草原的路,是不去长轩岭的,不导航,不知道怎么走。

  平时是下高速,进入黄陂大道,至环岛左转进木兰大道,由黄土公路到长轩岭,今天是一直沿黄陂大道,走近森林,最后走进由森林和庄稼地变成的“木兰草原”。

  无论是庄稼地改的还是树林改的,初入原(园)子,感觉还是不错的,建设得比较成熟,比如供游人歇息的亭或廊的顶部,大多是层层叠叠的紫藤,有的紫藤主杆的直径有一二十厘米,粗壮虬劲,浓密的也把亭或廊罩得严严实实。

  虽然不是春、夏季,由于天气好,从浩瀚的停车场,还是能感觉到这里的生意不错。

  原中有曲曲弯弯的观光公路,时有通透的观光车拉着一些人,看景。我跟当家的说:“这些人懒死,自己在坡上走走,晒晒太阳多好,硬要花钱坐在车上,被拉着飞跑,不知道润的啥泡子。”

  “干球劲,你管人家的。”我算是碰了一鼻子灰。

  翻过一座缓缓的山梁,走得有点热了,时间也即将十二点,我们俩走到草地中央一棵香樟树下,打开背包,准备吃点,喝点。这里靠近草地边缘,右前方不远处,就是杂木林,有两台挖掘机在林边轰轰隆隆地干活。

  这时,一个三四岁大小的男孩从我们左前方跑过,兴奋得就像在追逐蝴蝶,而且,本身也像一只小蝴蝶,到处飞。只可惜,现在是仲秋时节,原子上道是偶尔可见一两只蜂儿飞过,却没有蝴蝶,连娥子都没有。

  在小男孩后面,有个六七十岁,一瘸一瘸的,腰都伸不直的老爷子,左手提个茶水瓶,就是现在小孩子常用的,非常漂亮的那种,右手上,提的东西我认得,是个转成一个圆柱形的瑜伽垫子在后面撵着,他咋也撵不上前面的娃,只隔着距离喊着:“慢点!慢点!莫跑快。”当小孩正接近草地中的景观水池边的大石头时,老爷子更是加快了一瘸一瘸的速度,尽管喊着不起作用,可他还是不停地大声叫喊。

  看到这一老一幼,我自言自语说:“球了,今天这老爷子有忙活的。”

  “你操干心,那个女的,肯定是娃的妈。”

  果然,有个年轻女子正从水池另一边的草坡上,漫不经心地一边掐手机,一边往水池边走,而且似乎也跟小男孩说了话。不过,她走到水池边的石头(其实是水泥做的仿真石头)旁边,就依然专注地掐她的手机了。然后,小男孩掉转头,又朝别的地方跑去,老爷子也调转方向远远跟前。那位掐手机的,还是很安逸,好像跟她有关的只有手上的手机。

  歇过后,我们站起身走向前面的水池时,发现水池是干的。于是,我们就下到水池子,抄近路上到对岸,朝前面正在喷着水的水池走去。

  在两块草坡之间,有一串各种造型的水池,有的面上还建有廊桥,估计这里原来是一畈稻田。我们在池塘边的回廊下的长椅子上坐下歇息,不一会儿,应该也是两口子,牵着一个小狗,来到这里。男的拧开一瓶矿泉水,自己咕噜咕噜了两口,然后,撮着左手,把农夫山泉倒在手上,十分爱怜地对小狗说:“哦,宝宝,你也渴了吧,喝一杯吧!”

  他的狗喝的不仅是水,是美酒。

  他没有问他旁边的女人喝不喝。

  喂狗喝了水,他又往起带了带狗绳,“上来坐,上来坐。”于是,狗跟他挨着坐在了一起,男人就像邀着恋人一样,一只手轻抚着狗背,而他的女人一直被无视,离他(它)俩隔着两米坐着。

  我是对粉尘螨过敏的,所以,从来都远离小动物,并不一定是讨厌,而我那当家的,从骨子里头,都惧怕狗哇猫的,她总认为,“它们毕竟是畜生,说不定啥时候就会来你一口。”再加上免不了的那些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毛屑,所以,她素来都远离着那些被别人宠着的畜生们。所以,看到那男人与狗如此缠绵,她有些厌恶,极其不愿意再与狗同坐一条凳子。

  我们起身,把地点让给了他(它)们仨。

  我们往前走,在这串水池的尽头,靠左边山脚下,有一片一亩左右的水域,那里播放着摇滚乐曲,水上有人在捯饬着小划子船在水里打转,岸边停有好长一排小船,也有人夹杂着音乐的声音,高声招揽着生意。

  我跟当家的说:“杂种,你要是让老许也来划一下你们的小木船,算你有本事。”

  “都跟你这样的人,来了就只踩人家的草皮,人家开景区的还不饿死啊!”

  “不要紧,你看,前面挂着一个大招牌,我也是可以做点贡献的。”

  走近了,我提醒:“男左女右奥!”

  “不要脸!”

  虽然说我不要脸,一点也不影响我给开景区的做贡献,而且正当其时。

  然后,我们不紧不慢地来到一个亭子里的条椅上坐下,补充点能量。在啃苹果时,当家的指着我的右腿裤脚和鞋子,“你看你裤脚上,在哪儿沾那些东西?”

  果然,我右脚裤腿和运动鞋的鞋带上,密密麻麻沾着我们老家叫它“王八叉”的东西。它的学名不知道叫啥,初春时,它的秧子软软嫩嫩的,小时候打猪草时,见了必取之,。到夏秋季节,,在一两尺高的禾杆顶端,结有一两厘米长,直径不足两毫米的荚,荚的顶端长有刺状倒钩,无论人或其它动物,从它身边过,只要挨着,管你愿不愿意,它都会悄无声息地让你带它游走他方。

  我说:“好吧,我今天一定不让你们失望。”

  当家的问:“你咋不叫它们失望啊?”

  “我今天游走于这‘广袤’的草原,我走一路,就播种一路,管叫明年来草原观光的人,大多也成为王八叉的义务播种这者,过不了几年,这木兰草原,将变成木兰‘王八原’。”

  “胡说八道,你发癫。”

  “反正,我今天一定不辱使命。”

  来到叫“云中镇”的地方,这里有好多玩(消费)的项目,还有很大一个跑马场。我们这老家伙,一般不容易被“甜言蜜语”所打动,只接受了“蛤咯面”老板的的“邀请”,他说什么风味的都有。我要了一碗酸菜面,当家的要了碗豆腐面。男老板,立刻转身,从面盆里揪出一坨面,揉起来,我直呼“你手都不洗,上来就弄面啊?”

  “干净的,干净的,刚才还给那两位做了的。”老板娘(我估计)指着小条桌前两位已吃罢,男的在抽烟,女的在掐手机的两个人说。我只好无奈地认同他的手是“干净的”。

  上到面前的两碗,其实是一样的,都有几丝不酸的酸菜和几粒豆腐,一撮香菜。怪不得人家说什么风味的都有呢,因为任何风味都是一个风味,以一样应万样。碗还是蛮大的,20块钱一碗,我的一碗,给他们“返还”的至少值15块钱,当家的还是弄了一小半。

  都不愿意吃。

  临走,我们提出要点开水时,人家两位老板还是满口热情的。

  从“蛤咯面”出来,见不远处聚了好大一拨人,有的忙着照相,说说笑笑,甚是热闹。朝那里走去,看到人群面前,有人在推磨,当家的说,“那里可能是卖豆浆的,一定是现磨现做,要是好,我们也去弄一杯 吧!”

  往近走,怎么推磨的人,从头上往下,浑身挂的是破麻布条呢?脸也被那布条遮住,随着一前一后的动作,那些破布条也飘前飘后的。而且,伴随着磨子转动的咯咯昂昂的声音,还有阴森森的,像是从土地底下发出,有些恐怖的,好像是唱歌,又不像唱歌,怎么也听不清的声音。走拢了,才看清,那推磨的,本不是人,是一个戴着脚镣和手铐的残白的骨头架子,那骷髅脸,也随着推磨的动作,做出龇牙咧嘴的“表情”,磨子旁边有个牌子,写着“有钱能使鬼推磨”,想必此物推磨的内动力即来如此。

  要不说人的创造力是无限的呢!原来贫瘠荒凉的坡地丛林,被创造成能叫人流连忘返的休闲去处,就连说了几千年的那句老话,在这里,也被创造性的物化了,你投了币,他(它)就卯着劲的推,而且还哼哼唧唧地嘟哝着只有它自己听得懂的“曲儿”,虽然脚手都带着镣铐,可只要有了钱,它就能高兴地把磨推圆。

  有人掀开“鬼”的眼帘,想一睹鬼之尊容;有个年轻人,硬要给推磨的嘴上塞根烟;有人笑哈哈地给“鬼”道谢:“谢谢奥,谢谢!谢谢你的合作!”

  “鬼”没有答谢的表示,只顾前合后仰地推他的,我估计这鬼还是会在心里说:“谢啥,拿了钱办事是天经地义的,你不给钱,我能给你推吗?”

  这幅嘴脸,不也刻画着官场上的个别人形吗?

  无论是鬼推磨,磨推鬼;是鬼弄人,是人弄鬼,都只是一笑而置之。

  来到彩虹滑道前,举头望去,起点在山顶上,笔堵的滑道,虽然不晓得人家是咋滑,我看着,还是有些害怕。当家的故意“怂恿”,“要么你上去滑一把,我在下面拦着,保证不叫你飚到水里去。”

  “我们老家伙,骨头酥松,滑到半坡上散了架,怕是收不拢,我不上你的当。”

  “我们在在这里坐会儿,看到有人滑了,再走吧!”当家的提议当然好,也不急着赶路。

  一会儿就有人滑下来了,右边的,游人坐的就像一个大轮胎的内胎,左边滑道上,游客坐得就像我们老家的土阮(音)子,也有点像簸箕。从山顶滑下,只需一二十秒的时间。估计,平均每秒,绝不止一块钱。

  这钱呐,就像泼在地下的水银,这每一个项目,都是一条小缝隙。

  好在我的水银,我紥得紧。

  从彩虹滑道大门走出,来到有两峰骆驼的草地,我想起了沾在我裤脚和鞋带上的种子。

  来到一个湖(水塘)心小岛,有人出钱,然后,就把湖里的水,笔直地吼到了天上。

  小岛在两个方向上,分别有两座索桥与“陆地”连接,桥头上写着,“一次至多上五人”。

  人家吼,我们看,人家出钱,我出眼和耳,也算享受了。

  出岛时,大伙都站在桥头不动,前面索桥中间,一位估计年龄与我不相上下的老哥,从他的后面,就可以看到他秃顶的部位。只见他双手叉腰,两腿“人”字形岔开,背对我们一堆人,卯着劲地左右晃荡着索桥,一下,两下,九下,十下,二十下,没完没了的,大有不晃翻而誓不休的架势。

  “走哇,就叫他一个人在那里玩儿啊?”

  我坚信他晃不翻索桥,也晃不断,所以,我当家的在前,我紧跟在后,勇敢地踏上索桥,尽管那位哥还在使劲晃,我们还是磕磕绊绊地走到了他的背后,而且,后面十几人,也一个跟一个的向桥中间走来,那位晃桥哥也知趣地放弃了他的努力。

  大家都是玩儿,怎么开心怎么玩儿,只要不出安全事,再老,也可以回归一把“顽童”的习性。没有人说那位哥不该,我也觉得他好可爱,大家都觉得好玩。

  走下索桥,行走在池塘岸边的草地,我没有忘记我裤脚和鞋带上携带的种子。

  当家的咕叨说:“你硬是无聊!”

  管她咋说,反正我脸厚。

  缓缓的草坡,往山下,在很远处与丛林连接;山头上,矗立着一排蒙古包,在蒙古包的右边山头上,也有一片森林;脚下的草,像地毯一样,踩在上面揉揉软软的,无论是坐,还是睡下打滚,身上都不会沾上半点泥土。虽然草和远处的丛林都有些秋天的颜色,可仍然让人对这里的一切产生些赞叹。天上,棉絮一样的白云,点缀着湛蓝的天空,“蓝蓝的天空白云跑,白云下面马儿跑……”这里除了草原没有歌儿里的草原大,白云下面没有马儿外,其余的都还是有那么点意思,如果把跑马场来的几十匹马真的散放出来,而且也弄几只兔子漫山跑跑,那就更像回事了。

  从天上到地下,从远处到脚下,还真的叫人有些心旷神怡的感觉。

  有点热,我脱掉上衣,背着装备包,散懒地把上衣斜扯在肩上,悠闲的不成样子的走着,没成想,当家的咔嚓,给我抢了张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看起来有一点点帅气的照片。平时睁不开的眯眯眼,被墨镜装点着,平时总有的那点小驼背儿,这时被角度和背后的双肩包掩饰了,可惜,体恤上的“莱克”标记看不清楚,要不是,从脚下到肩头的一溜名牌,苗条的身材,再加上阳光和草原等,果真浓缩出了一个老“衰”哥的模样。

  请不要耻笑我的自恋和幼稚。

  还是那句话,玩儿嘛!咋开心咋玩。

  在这里,我也给当家的在“pose”的状态下,美颜了几张。

  照了照片,欣赏了一遍,然后我就发了那张夫人抓到的“衰”哥,到一个里面没有外人的群里,果然引起了一阵小骚动,获得了几条廉价吹捧。

  我仍然没有忘记我裤脚和鞋带上携带的王八叉。

  继续往前面走,当走上一个缓缓的坡梁,环顾左右,当家的说:“那个葛藤架下的晃晃椅,不就是我们进来不久歇脚的地方吗?”

  是啊,原来,我们用两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走走停停,逆时针把草原走了一周。看时间,还在下午三点不到。

  “还走吗?再走就出去了。”

  “出了一百多块钱的呢!就踩了几脚草,喝了一阵子空气,就白瞎了?再混一会儿,出去就进不来了。”

  我们到草地中的几棵树下坐会儿,背包里还有能量供我们补充。

  这里正好是个稍些高的地方,基本可放眼大半个草原,我们边吃着背包里所剩不多的水果,一边以愉悦的情绪,再一次领略眼前的原子。

  仰慕木兰草原好久了。黄陂的景区我们去了好几个,每次都是去长轩岭那边,因为老班主任在那边住,在景区最开心的一次,是那年陪老师和师娘游木兰湖。至于景区给人的感觉,这木兰草原是最好的一次,虽然时值仲秋,大部分草色已黄,可感觉仍然不虚此行,当家的也有同感:“还是不错,要是春夏来,感觉会更好。”

  她还说:“明年,一放暑假,就邀方佼和晓他们来,进来早点,再走慢点,确实是蛮好的。”

  客观地说,叫木兰草原,名字有点大,直径不超过2公里,面积也就不到4个平方公里,跟我们老家的一个小生产队不得大。要是叫草园,这“园”就有些气派了。当然,不在意其大小,称其草原何尚不看呢?,而且,满原打滚不占泥,基本是真的。有山、有水、有林、有坡、有坪,差不多还有壑。渴了有得喝,饿了有得吃,累了有得歇,晒了有亭荫。年轻人可以从岸上玩到水里,能从地上玩到天上。喜欢快的可骑马,喜欢慢的有骆驼,只要肯出钱,还能让鬼给你推一番磨。累了,卧在草上,蓝天白云之间,不停有飞机飞过,那都是景,运气好的,还可能听到鸟儿和蜂儿唱的歌。如果你什么都不消费,那透亮清新的空气,自然让人神清气爽,心肺愉悦。当然,如果仅仅馋于空气,就不必花上门票的费用了,山里头,到处都是透明的空气凉悠悠的风,到处都是氧巴,到处都能放飞心情。

  起身,准备出原子时,我还没忘记沾在我裤脚和鞋带上的种子,当家的说:“莫撒完了,留点带回武汉喏!”

  我只当她说的是真的,“武汉没得地方种啊!”

  最后的几粒,我撒在停车场,我停车的车位旁边的花坛里。

  退休了就是好,吃过早饭,看天气不错,背起装备就出门,目的地就在前方那山间,那水边。

  文章作者:大山-老橡树,写于2019年10月19。

赞助推荐